第24章

“怕不是又干了什么亏心事了?不然为何又躲在这里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我被吓了一跳,原来是东方甫贤,冷嗖嗖的带着挑衅。真不愧是两兄弟,弟弟连说话的感觉都像极了哥哥。

“多管闲事,与你何干?”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要走,心下又觉着不甘。转过身来,扬起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他忽然不自在起来,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你一个女儿家,又贵为王妃,怎可盯着男子一直这样看,成何体统?”

见他有些语无伦次,我忍俊不禁,原来堂堂左贤王也有窘迫的时候。

“你怕我?”我故意逗他,语气充满戏谑。

他被我突如其来的发问,问得不知所措起来,他甩了袖子,讥笑道:“怕你?你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我为要何怕你?”

我盯着他上下左右打量了一圈,继续逗他说:“既不怕我,为何脸红?”

谁知他果然上当,急忙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见他这般模样,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笑到肚子疼。

他这下才意识到是被我戏弄,又气又恼,用手指着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气得转身要走。

我忽地想起来那晚我弹琴时,与我合奏的萧声,不由得叫住了他。

“等一下——”我换了语气,温声试探道:“前几日,有天夜里,你可曾听到过琴声?”

他此刻已恢复如常,又换作冰冷淡漠的样子,面上闪过一丝疑惑,接着一副事不关己样子,冷冷道:“这凄凄寂寂的幽宫里头,夜晚有琴声是常有的事,不知王妃指的是什么?”

“就是前几天夜里,你可有用你随身携带的那只萧,与那琴声合奏过?”也不知怎地,我此刻显得十分迫切,想要确定那晚合奏之人到底是不是东方甫贤。

我追问道:“你再仔细回忆一下,有没有?也没隔多久,倘若那人是你,你定有印象。”

他眉头微蹙,十分狐疑,看样子好像真的不是他,可他那么擅于伪装,谁知他是不是故意装作不知。

“你到底是想问什么?”

365bet大小盘什么意思“真的不是你吗?那晚我弹的曲子是《飞山问月》,谁知忽然萧声渐起,有人以萧为我琴声伴奏。这首曲子是我师父筠公遗作,几乎没有几人听过。可那人奏的极好,绝非普通,他一上来便能与我的音律融为一体。左贤王的萧声我是听过的,因此不知这幽宫里头,除了左贤王之外,还有谁有这般高超的技巧?”

我一时心切,也顾不上什么体面之词了,一股脑儿说出了我的疑问,十分迫切期待地等着他的回答。

他像是听明白了,却是平静如常,怔怔地看了看我,接着淡淡道:“回王妃的话,我这几日受王兄重托,一直在宫外带兵操练,今日刚刚回宫,并不曾在宫中奏萧,也未曾听过你说的琴声。王妃若是要寻那奏萧之人,还是去别处问问,或许可以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