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古钰小筑

“扣扣……”

意韵居檀木门,轻轻的扣响。

“进来——”

萧妈妈慵懒的吐了口烟,白烟瞬萦绕着萧妈妈。

“吱呀……”

门由外而开,青铜香炉袅袅生烟,意韵居完全被白雾萦绕。空气中淡淡的清香,一切似梦朦胧。

今日萧妈妈着一黄色绸缎长裙,富贵的牡丹发髻,烟雾萦绕下,竟有几分仙人的错觉。

灼凰优雅坐于萧妈妈不远处的地方——

“灼凰闺女,你知道了吧?”

萧妈妈眯着眼,抽了口烟,缓缓吐出,烟雾缭绕,愈发慵懒的萧妈妈,沙哑的声音。

灼凰执起青花瓷杯盏,杯盖拂了二下杯沿,樱唇抿了下,放下,点了点头。

“东西我都收了……”

萧妈妈缓缓至躺椅上下来,斜瞥了眼灼凰。

“此番去,怕是又得三个月见不着了。”萧妈妈嘶哑的声音平淡中似乎有着惆怅。

萧妈妈至袖中取出黄金匣,“灼凰闺女,来——”

灼凰在萧妈妈眼神的示意下,缓缓伸出玉手。

“黄金匣就交给你了,遇到困难他会帮助你。”

灼凰小心翼翼将黄金匣收进了袖中,还未言谢,便撞见萧妈妈漆黑的眸子里有着湿意。

“嗯……”

灼凰心间温暖,千言万语,尽融在了萧妈妈那三分心疼七分不舍的墨色眸子里。

“扣扣——”

檀木门再次敲响。

“妈妈,车已备好。”

门外是龟奴恭敬沙哑的声音。

“嗯,知道了。”

萧妈妈拢了拢发髻,容光焕发的虚伪式笑容——

“灼凰,随妈妈走吧……”

“吱呀——”

那玉润的手将门从内由外打开。

望着萧妈妈肥胖的背影,灼凰眸子晕开了水雾,这个在客人间游刃有余的女人,这个用金钱伪装自己的女人,这个每次挡在自己前面的女人……

“呀呀呀……灼凰闺女该启程了!”

萧妈妈嘴角漾开夸张的弧度,那玉手抖着帕子,拍了拍灼凰消瘦的肩。

365bet大小盘什么意思至靖王事件已三月有余,从未出过京都的灼凰,这次要前往樱都。据说灼凰的舞技已名满整个珞宇王朝,故樱都首富之女的及笄礼特聘灼凰去表演。

宝马香车缓缓行出花柳巷,直至消失,萧妈妈才落寂的回了逍遥楼。

车内沁珠和柳儿磕着瓜子,聊着八卦,灼凰则执书默览。

红色的绢布外,洛轩坐于炎御旁,花生从他右手抛起划起一个弧度,最后落入他的口中。炎御一丝不苟的拉着缰绳,赶着车。

在马车旁,一匹枣红马上,玉卿不情不愿的骑马相随。

一想到闫歌那句,“把我徒弟借给你使使……”那邪魅调侃的笑容,真是有够欠扁。

“古钰小筑”几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四个字,映入洛轩眼帘。

“今晚就宿这吧?”

洛轩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不住!”

炎御想也没想,就否决了。

羽莲躺在玉卿的肩上,摇着二郎腿,赏着明月光,一脸玩味。

“古钰小筑”,呵……

“我支持洛轩哥哥,这离下个城镇还有段距离,能住客栈已经很好了。再说还是这么棒的客栈!”沁珠花痴且无比支持洛轩的立场说道。

玉卿闻言,不禁一脸黑线。

于是乎,众人把马车停下。

“嘎吱……”

“古钰小筑”的檀木门由内而外打开。

洛轩风度翩翩的照了照凝花镜,自恋的抹了把发髻,这才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古钰小筑”内,琉璃桌上绘了各色景物,配套的是各色的凳子。有客的琉璃桌则悬于半空。

洛轩摇了摇腰际的荷花铃铛,一阵白雾笼罩了柜台。

“稀客!稀客!”

闻声却不见人。

沁珠却相中了洛轩腰际的荷花铃铛——

“洛轩哥哥你腰际的铃铛,是送给沁珠的吗?”沁珠直勾勾的望着铃铛,直白的说出又顺手牵羊的握在了手中把玩。

洛轩额际划过三道黑线……

“额,沁——”

洛轩头疼的伸出手,尴尬至极。

“没关系,只要是洛轩哥哥送的,沁珠不在乎它会不会响,沁珠喜欢!”沁珠将脸凑近铃铛蹭了蹭,满心欢喜。

白雾凝结,一身着白衣,手执玉骨扇的俊逸男子“哈哈”大笑的登场了。

“洛兄,想必这位便是嫂夫人?”慕迟钰风流的摇了摇玉骨扇,笑完还不忘调侃。

洛轩闻言,不禁抓狂至极,嫂,嫂夫人,他还没成亲,不允许,不允许这么称呼!

“洛轩哥哥,呜……”沁珠抿着唇,泪眼迷朦,“原来你没有不想娶沁珠!沁珠好感动!”

“慕迟钰,你个……”洛轩准备说出口,哪知慕迟钰一把堵住了洛轩的嘴,拖到一边。

那明亮的眸子,乞求般的望着洛轩。

“哼!你个鲤鱼精!”洛轩睁着一只眼,一副无所谓的望着慕迟钰。

慕迟钰苦着张脸,一脸讨好。

“你以后就叫她沁珠姑娘!不准叫嫂夫人!”洛轩得意的吩咐道。

慕迟钰苦逼兮兮的点了点头,谁叫他有把柄在洛轩手上。

慕迟钰原先是海里的一条修炼千年的鲤鱼,后跃龙门,幻化成龙。化龙也少不了洛轩的功劳,洛轩帮他挡了最后一道天雷。

不过化龙的他经历情劫,心灰意冷,便去凡间开起了客栈。不过客栈只接待有缘人,有缘便能看见“古钰小筑”。

“你好,你说掌柜是鲤鱼?”一用红丝带梳着一头乌黑如瀑布般柔顺马尾的萝莉女子,木讷的问道。

不知何时,沁珠也凑了过来。

“不可能!辨物符告诉我他是条白龙!”沁珠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位是?”洛轩好奇的问。

“不许你问别的女子!”沁珠霸道的用手放至洛轩眼前。

慕迟钰不禁颤颤一笑,尴尬至极,难怪洛轩不愿成亲,敢情怕成为妻管严。

“咕噜——”

柳儿面颊微红……

“咕噜——”

沁珠不禁收回捂着洛轩的手,“洛轩哥哥,我饿了……”

慕迟钰不禁莞尔一笑,用玉骨扇柄轻轻碰了下萝莉的额际,“玲儿,还不去备餐?”

玲儿伸出手,手腕间出现一系列开关,按了一下那个红色的开关。

慕迟钰带所有人上了雅间,雅间内流光溢彩。

琉璃桌里荷花满池,水流动的声音,荷花盛放传出的香味,淡淡的,让人放松。

琉璃荷叶凳,待宾客入席,竟悬浮起来,让人尤如坐于荷池中飘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