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眼中钉肉中刺

身边很快有服务员把医药箱递过来,很有眼色的人,看到陆执受伤,就去把医药箱拿过来了。

陆执抬头,看向傅臻。

傅臻没有看他,接过医药箱就熟练地打开,找到需要的药品。

后知后觉两个人还是站着的,拉着陆执在旁边坐下,任由杨总被带走。

陆执竟然难得听话,任由傅臻拉着他坐在位置上。

傅臻熟练地清洗伤口,止血,上药,包扎,一气呵成。

人群已经散了,服务员也被陆执挥挥手请走。

这时候,这个角落里,就只剩下陆执和傅臻两个人。

傅臻从头到尾都没抬头,也没发现,陆执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学过?”在傅臻包扎的时候,陆执突然开口。

傅臻仔细地绑个结,这才算是完成了包扎,“要学吗?包扎多了就会了。”

轻描淡写的语气,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陆执却觉得,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一位千金大小姐,说包扎多了就会了这种话,怎么都让人无法想象那种场景。

想到傅晶,陆执却突然觉得,傅臻也许没有在夸大。

傅臻确实没有夸大。

从阮玉芳进入傅家,她这位原配的大小姐就一直不入那两个人的眼,或者说,是眼中钉,肉中刺。

傅青山在的时候还好,傅青山面前,不管是阮玉芳还是傅晶,都是一副好妈妈好妹妹的样子。

但是背地里,两个人都是一不顺心就拿傅臻撒气。

傅臻那个时候还小,又刚刚失去母亲,潜意识里就想依赖父亲。

因此一开始,阮玉芳和傅晶对着她撒气,她还会和傅青山说。

可是那两个人的表面功夫做得太足,哪怕是傅臻告状,傅青山也不信,再加上阮玉芳和傅晶还在旁边添油加醋,傅青山就更不信她,觉得她谎话连篇。

本来经历过那么大的伤痛,人就是会有一些成长的迹象。

父亲也依赖不得之后,傅臻很快就明白,在这个家里,她想要平平安安地长大,是谁也靠不住的,只能靠自己。

到后来,受到再不好的对待,傅臻也没再向傅青山吐露过半句。

她明白,傅青山已经彻彻底底地相信了阮玉芳和傅晶刻意营造出来的假象,对她的话,半个字也不信。

所以,每一次受了伤,都是自己回房间里躲着自己包扎。

一直到现在。

傅臻把思绪抽回来,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不忘过去,砥砺前行,是现在唯一能做的。

总有一天,那些账,一笔笔,无论大小,她都是要算的。

“明知道他拿着刀子,你还往上凑。”傅臻淡漠地开口,“你真的以为,他忌惮你的身份是不敢伤害你呢?”

“确实不敢。”陆执淡淡地回。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发自真心地关心自己,心里有暖流划过,很快,但却真实存在。

傅臻冷笑一声,“不敢?不敢你现在的伤口是我划的?”

陆执不应声。

杨总确实不敢,刚刚把人逼急了,潜意识的正常反应而已。

“要吃什么?”傅臻把医药箱收拾好,问人。

“随意。”

“……”傅臻把医药箱重重放在桌子上,抬头睨过来,“陆总,你的随便比一般女人的还可怕。”

人家女孩子每次说随便吃什么,至少都是按着自己的喜好来的。眼前这一位,喜好不明,阴晴不定。

稍有不慎,那可是要人命的事情。

陆执沉默两秒,“按照你的点。”

行吧,有了明确的指令,傅臻很快点了菜,念在陆执手受伤的份上,还特意点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陆执真的完全没意见,看到服务员端上来的清汤寡水,也只是嫌弃地皱皱眉头,然后还是有动筷子。

动筷子就行了,她又不是陆执家里的老妈子,得伺候陆执。

傅臻低下头,安心地吃自己的午餐。

刚刚被吓那么一大跳,胃口都所剩无几,吃了几口就要放下筷子。

结果筷子还没放下,就看到陆执夹了一块子菜过来,放到她碗里。

傅臻愣愣抬头,看向陆执。

陆执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她碗里夹菜,“不要浪费。”

“……”

“陆总,我自己会夹。”

陆执抬头,盯着傅臻看两眼,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

今天的陆执有点不正常。傅臻蹙眉,难道是因为受伤?

可是手臂上受伤,也不至于伤到脑神经吧?

到最后,虽然没什么胃口,傅臻还是差点没撑到吐。

因为每一次想要停筷子,陆执就给她夹两筷子菜,到最后,就越吃越多。

傅臻突然好后悔,为什么要因为陆执在,就点这么多,结果呢?陆执吃的还没有她一半多!

当陆执的筷子又要伸过来,傅臻伸手虚虚盖住碗,“陆总,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可以直说,撑死这个死法有点不好看,我不太喜欢。”

陆执沉默看着她,最后还是放下筷子。

傅臻松了口气,再吃下去她的肚子真的要撑爆炸了。

结了账,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餐厅。

却看到,一辆车子已经等在餐厅门口,看到人出来,驾驶座的门也被人从里面打开,“陆总。”

“上车。”陆执扔下两个字,自己先上车。

司机在后座车门边,看到陆执上车,扭头看过来,“这位小姐上车吧?”

傅臻不明所以,“上车做什么?回去也就几步步。”

“医院。”

傅臻垂眸看陆执手上的绷带,想了想,人家确实是为了保护她才受的伤,自己如果就这样走了,未免太不厚道。

这么想着,还是跟着上车。

不过,傅臻侧头,盯着陆执受伤的手臂,觉得自己已经包扎得挺好了。

管他呢,陆执不是从来都这样的吗,强迫症,洁癖完美主义者,还有阴晴不定的性格,所以,还是不要质疑他的决定,毕竟霸道总裁么。

一路上,车子里安安静静,陆执不吭声,傅臻也没有说话的欲望,前面的司机更是一声都不敢吭。

于是,沉默一直蔓延到医院。

期间,陆执有电话打进来,都被他看也不看地就挂断。

啧啧,果然是高高在上的男人,做事情从来随心所欲。

到医院,下车,陆执突然拉着傅臻的手,还没等傅臻反抗,径自往里走。

“喂!”傅臻挣扎,“你放开我啊,我又不会跑!”

能跑到哪里去?她现在还在陆执的手底下讨生活呢?

陆执全当没听见,继续走。

“喂!等等!你不是要去外科吗?这边是妇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