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我比你清楚

“赶紧说。”叶云画咄咄逼人的追问,“你要是不说的话,我现在就去找医院监控。”

叶恒偷偷的看向站在叶云画身后的厉弦夜,他希望姐夫能帮自己说说话。

可他的姐夫似乎永远都以他姐姐为第一。

看来是不会帮自己说话了。

在叶云画的再三追问之下,叶恒扛不住了,弱弱的说了是跟纪少宁打了一架。

叶云画气不过,随即就冲出病房要去找纪少宁。

厉弦夜追了出去,一把按住她肩膀:“你想干什么?”

“我……我当然是要去找他算账。他有什么资格对我弟弟动手?他算什么东西?”叶云画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也不轻易去招惹人。可要是别人踩了她的底线,她绝不放过。

叶恒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她怎么能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越想越生气,她说什么都不能就这样放过纪少宁。

但厉弦夜紧紧的锢着她,她无法动弹。

两人大眼瞪小眼。

叶云画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后,才平复了下心情。

也发现,自己好像是冲动了点。

凭着她自己的力量,根本就对付不了纪少宁。

可,难道自己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弟弟被欺负了吗?

“先回去。”厉弦夜也没有再凶她,语气很温柔的哄她,而后搂着她肩膀重新走进了病房。

叶恒以为姐姐生气了,就赶紧对她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不会动手了……”

他是气不过才会跟纪少宁打架的。

谁叫他胡说八道诋毁他姐姐呢。

叶云画很清楚叶恒是因为维护自己才会跟纪少宁打起来,怎么可能会跟他计较,便安慰他:“没什么事吧?”

一边说,她一边心疼的揉着叶恒淤青的手。

“没事,真的没事。”

但叶云画还是不放心,问了护士拿了药酒去给叶恒处理了下伤口,再三确认没事,才暂时安心跟厉弦夜离开医院。

但她的心,始终一直是耿耿于怀的。

她绝对不会就此放过纪少宁。

所以,她一直都在想着办法。

她还没去找他们算账呢,不过,麻烦就率先找上门了。

这一天,厉弦夜终于松口愿意让她回去学校上学。

也是他亲自送的她回学校。

但避免太引人注目,叶云画就让厉弦夜在学校附近停了车,她自己走进去。

厉弦夜虽然因此而感到很不爽,但也还是尊重她的意见。

叶云画刚走没多久,穿着一袭白裙飘飘的叶珊珊,就从厉弦夜的车子经过。

叶珊珊感到那人很面熟,便特意停下脚步转身一看。

就见果然是厉弦夜。

想到前不久叶云画怼自己,想到纪少宁的窝囊,她就越发的着迷这个男人。

要是她成为了厉弦夜的女人,那以后,她还用得着看谁的脸色?

想到这,叶珊珊便自信满满的走上去厉弦夜跟前主动热情的打招呼:“厉先生你好。”

她笑容灿烂的看着他。

那眼睛,充满了爱心。

但,换来的只是一脸的冷漠。

甚至乎,厉弦夜陌生且冰冷的瞅着她。

好像完全不认识她这个人似的。

叶珊珊心脏猛然一紧,但想到他平时那么忙,一时半会忘了自己也很正常,便赶紧补充的重新自我介绍:“厉先生,我叫叶珊珊,是叶云画的亲妹妹。之前我们见过面的,你忘了吗?”

“哦。”厉弦夜只是瞥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叶珊珊小心翼翼的攥了攥拳头,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会这样的呢?

没可能的啊。

正常的男人见到她,怎么可能会是这个反应?

她继续献媚的想靠近他:“厉先生,您来学校干什么呢?需不需要我带您进去参观下啊?”

此刻的厉弦夜就觉得,自己的耳朵旁好像有无数的苍蝇在嗡嗡嗡响个不停一样。

烦躁得很。

下意识的,他极其不耐烦的蹙了蹙眉头,一个字都懒得回复,便准备转身走人。

瞧着男人始终无动于衷的叶珊珊,终于忍无可忍的朝他背后试探的问了一句:“厉先生,你是来我姐姐叶云画的吗?可你知不知道,她其实很多男人的,对了,我姐姐之前有一个准备要结婚的未婚夫,他们很爱彼此,可是啊,也是因为我姐姐的问题,她的未婚夫不要她了。那个人是谁,我想你有听说过的。你觉得,她接近你的目的单纯么?我是很替你感到不值,所以才想提醒你一声,看人不要看表面,小心被坑了。”

叶珊珊一副很为厉弦夜着想的口吻说道。

换着其他人,大概早就已经信以为真了。

不过这个人却是厉弦夜。

他怎么可能会被叶珊珊的片面之词给蒙骗到了呢?

更何况,当初介入叶云画跟纪少宁婚约的的当事人,他也是其中之一呢。

“呵呵。”厉弦夜清冷的笑了一声。

听得叶珊珊骨头都感到阴森。

刹那间,她不明白厉弦夜是什么意思了。

但她始终不相信,厉弦夜会跟叶云画在一起。

更不相信,自己比不过叶云画。

既然纪少宁她都能抢走,她就不信,厉弦夜不会被她夺走。

她就是要叶云画一无所有。

下一刻,她继续悄悄的走近厉弦夜。

但还没触碰到男人一点,厉弦夜就已经转了身过去,冷厉的眯着眼,口吻充满了鄙夷冷漠:“叶云画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还有,你做过什么,还要别人说?”

话里有话得很明显。

叶珊珊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厉弦夜这是在讽刺自己。

尤其是他的眼神,她看得出,他现在是在瞧不起她。

难道,他都已经知道了是自己抢走了叶云画的男人?

他现在是在给叶云画打抱不平么?

此刻的叶珊珊是真的很不甘心。

就连纪少宁那个窝囊废都看得出,自己比叶云画好得不是一星半点,没道理厉弦夜感觉不到的不是?

可,他怎么就那么说她?

就在叶珊珊回过神来时,厉弦夜已经上车发动引擎一溜烟的开走了。

从始到终,他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