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威胁

顾摇幡告诉我,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这里潜伏着,有好几次深夜他都察觉到了那个僵尸的行踪,可是每次追出去只要超过五公里,不是遇到鬼打墙,就是遇到鬼借路。反正就会遇到很多其他的邪祟,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只是广安这个地方流落的一些亡魂,但是越到后面,随着他遇到的邪祟越加的古怪和强大,他终于改变了自己原先的看法。

顾摇幡说,他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还遇到了道尸,也就是修行了很多年的道士死去之后怨气太重而无法投胎,最后就化作了一种类似于干尸的东西,这东西生前就是驱魔人,死后更加的难对付,寻常的驱魔物件对他根本没有什么用。顾摇幡虽然是赶尸世家,可术业有专攻,这干尸和僵尸完全就不是体系,湘西赶尸那一套对于道尸来说压根就没有用。

当时要不是顾摇幡跑得快,估计就交代在那里了,从那天以后,他再也不敢晚上随随便便的出去,但是他要追捕的僵尸又始终徘徊在这这广安周围,要是抓不到那僵尸,他回去也要被族里的长辈惩罚,思来想去,也就只有继续呆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逮住这个家伙。

“我说顾哥,这广安是个很特别的地方么?怎么这么多脏东西?”听了顾摇幡的讲述,我挠着自己的头问他。

他摇了摇头说:“在来之前我也不了解这个地方,后来我查阅了很多关于广安的历史典籍,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啊,不过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这些东西很多都不是本地的,而是在近几个月的时间从四面八方跑过来的,至于来这个里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顾摇幡叹了一口气,他说他其实不在乎这个地方来了多少邪祟,也不在乎他们为什么来这里,他只在乎那只僵尸能不能抓到,一天没有抓到这个家伙,他就一天吃不好饭睡不着觉。我安慰了他一番。说这种事情急不得,慢慢来总会有机会的。

两人彼此又聊了几句,我突然想到自己的还要联系老宋,问广安那个雇主的联系方式,连忙找顾摇幡借了一个电话走到宾馆大门外面去拨打。老宋的电话我早就背得烂熟于心,三下五除二就拨通了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了老宋熟悉的声音。

“老宋!是我!”听到他的声音,我说不出来的有一种欣喜。

“你这个假小子,这几天跑哪去了,电话也打不通,叫你过去办事儿,你倒好,自己都给弄丢了,你是要气死我不成……”听到我的声音,老宋先是顿了顿,语气陡然加重,隔着电话我都仿佛能够看到他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但是我没有生气,因为他的每一句指责都充满了关怀,我能感觉到,这个师傅是真的很关心我。

我没有像以往一样和他斗嘴,反而静静的听完了他的每一句责怪,我叹了一口气:“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久失联了几天嘛,至于冒这么大的火么?”

当下,我就把自己出车祸,然后遇到崔三爷再到顾摇幡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宋词讲述了一遍,他听到这些,先是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告诉我叫我先就在这个宾馆住下来,给他发一个定位,他现在就来找我,估计今天下午就能够到。

我叫他不用来,这里的事情我自己能够搞定,他却说让我不要管,好好的在宾馆呆着不要出去乱跑,而且他还特地强调了一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去管闲事,一切等他到了这里之后再说。

他的语气很坚定,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执意要亲自过来,但是也没有再去反对,挂断电话,我又在顾摇幡那里定下了一间房,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到了天空中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对面酒店楼下的事情好像已经处理完了,那围着的人群也已经散开,只是在地上还能看到没有被冲刷干净的血液。

顾摇幡听说宋词要来,整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说还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见过宋词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缘分了。为此,他还执意要请我吃午饭,让我给他讲讲宋词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我们一边聊着天,一边在隔壁的小饭馆坐了下来,点了两三个小菜又继续侃侃而谈,只是我不知道,与此同时,在距离我只有二十公里不到的另一个小镇上,一个女子正被五个人拦住去路,而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崔三爷。

崔三爷的脸色此时有些难看,她站在一条小路的中间,对面是四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这些人背着背包,手上拿着清一色的尼泊尔军刀,在他们的前面站着一个肥头大耳的光头。这光头显然就是其余四人的领头人,但是他没有穿迷彩服,而是穿着冲锋衣,手上戴着金表。

“贾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崔三爷嚼着口香糖,双眼盯着面前比她矮了一个头的光头胖子,这人在圈子里也不是什么小角色,他是一个鬼商人,专门倒卖这些阴阳器物,基本上凡是大势力,都买过他的东西,他也是在鬼商人中算得上混得最好的那一批。

“哟!这不是崔三爷么?”贾胖子大笑了几声,他一笑起来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脸上的肥肉也都快挤到了一起。

崔三爷厌恶的俯视了他一眼:“既然知道是老娘俺,你还拦着干啥?信不信老娘削你?”

“哎呦我的三爷,我哪敢无缘无故拦着你啊,这不是有件事情要跟你求证一下嘛?”贾胖子腆着脸赔笑着:“听说你前几天遇到宋疯子的传人了?她还度过了孤阴七煞?这件事现在可是传的沸沸扬扬,他宋疯子不是已经宣布金盆洗手了么?这么多年了,现在放出个传人来到处晃悠,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儿。”

“呸!我说贾胖子!”崔三爷一口吐掉了口香糖:“不该你打听的事儿,最好少打听,别以为俺不知道。就你们这几个歪瓜裂枣,也想打那件东西的主意?”

贾胖子听到崔三爷毫不客气的讽刺,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怨毒的目光一闪而过,脸色又挤出了一丝笑容,但是这笑容却满含着阴毒:“崔三爷,大家都知道镇灵一脉的规矩,只要收人就必传那件东西出来,现在你可是第一个见过那个娃娃的人,要是我把消息放出去,说那东西在你身上,你猜会有多少人相信?”

“威胁我?”崔三爷脚下一个滑步,瞬间靠近到了贾胖子身边,下一刻,白质的手掌已经掐住了贾胖子的脖子。

“咳咳!”面对崔三爷的突然发难,贾胖子丝毫没有准备,身后的人看着他被扼住咽喉,手中的尼泊尔军刀正要扬起,却又被崔三爷一眼瞪了回去,一时之间双方的局势十分僵硬。贾胖子只是一个鬼商人,常年和这些阴阳生意接触,身体本就不是很好,加上平时又胡吃海喝,这一下明显让他有些承受不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眼看贾胖子都已经在翻白眼了,崔三爷才猛地一放手,这一放手,贾胖子如获新生,双手捂着脖子就蹲了下来,一边张着嘴巴一边咳嗽。他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崔……三爷,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没有用的,就算我不找你,其他人不会找你么?”

“滚!”崔三爷只是说了一个字,然后就只顾自的离开了这里,路过那四个迷彩衣服的人身边,她冷哼了一声,那四个人纷纷让开了路。看着崔三爷远去的背影,一个迷彩服男人将贾胖子扶了起来。

“老板,接下来怎么办?”迷彩服男人问道。

“你们老大什么时候过来?”贾胖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迷彩服男人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上面是一份电子地图,还有两个红点,一个红点正在向着另一个红点靠近,他看了一下数据:“老大已经在路上来了,估计还有三个小时就可以跟我们汇合。”

“好!”贾胖子眯着眼睛:“我们跟上这个婆娘,等到你们老大过来,我们再做打算,我就不信她能护着那娃娃一辈子?”

语罢,五人就顺着崔三爷的脚步就跟了上去,他们没有跟的太近,还故意放慢了速度,就这样远远的跟着,一步一步向着我所在的地方行进。而这个时候我却已经和顾摇幡吃完了饭。

宋词比预想的来得还要快,天还没有黑,他就已经找到了我所在的这所招待所,顾摇幡敲开了我的房门,带着宋词就进入了我的房间。看到我安然无恙,宋词明显放松了许多,他丢给我一个新手机,叫我以后不要再弄丢了,然后就问我在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还没有开口,顾摇幡就先主动的将这里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而且他面对宋词说话的语气极为的尊敬,和我的大大咧咧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我自己都怀疑,到底我是宋词徒弟,还是他是宋词徒弟。

“表叔!”顾摇幡陈述完了这里的事情连忙说道:“想必你一路过来还没有吃饭吧,我在对面街定了一个雅间,要不我们去边吃边聊?”

“有劳顾老板了!”宋词朝着他微笑的点了点头:“只是这表叔以后就不要再叫了,你们顾家应该也知道我身上的事情,我现在只是宋词,和宋家没有任何关系。”

“这……”顾摇幡叹了一口气:“唉!那好吧,宋先生!”

“嗯!”宋词站了起来:“那就麻烦顾老板带路了,多有叨扰!”

“宋先生切莫说这样的话,这边请!”顾摇幡在前面为我和宋词引路,我就默默的跟在宋词的身后。这两人的对话说得我糊里糊涂的,什么又表叔又宋先生的,宋词还说自己和宋家没有关系,这明显里面就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故事,但是我也明白,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其实从我到磁器口投入宋词门下,一直到我离开磁器口来到广安之前。这几年的时间我都是和这个师傅朝夕相处,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整天吊儿郎当的样子,帮人看看风水,点点阴宅,偶尔还给美女看手相,完全就是一副路边算命先生的样子。

我始终以为他只是个江湖术士,不过毕竟是我的师傅,这些话我也不好说。但是随着最近遇到的人和事,我越发的觉得宋词不简单,和他在一起的这几年,他从来都没有提过他的家人,也没有给我讲过他的过去,只是有时候酒喝多了会跟我吹牛,说自己以前很厉害,至于哪里厉害,怎么厉害,却从来没有多说半个字。

我暗暗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以后一定得找个机会让他把自己的过去讲给我听。顾摇幡定的饭店算不上豪华,但是极为的别致,装修是属于那种复古风格,里面的雅间也是用竹子和珠帘隔开,餐桌这些都是仿照的明清时期的建筑。

“你好!你们的菜品已经上齐了,您看还需要点什么?”进入饭店,服务员带着我们进入了提前准备好的雅间,里面是一个方桌,上面摆着八菜一汤,服务员是一个看起来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穿着干净的职业装,头发用发网束在脑后,给人一种清爽干练的感觉。

“我这边没事儿了,你先忙你自己的去吧!”顾摇幡招呼服务员先离开,然后邀请宋词坐到了上位,我就坐在了宋词的边上。

“八仙过海?”宋词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顾老板,无功不受禄,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宋词的话,顾摇幡看了看我一眼,然后尴尬的笑了笑:“宋先生,实不相瞒,我确实是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帮忙,这件事您这徒弟也知道。”

当下,他就把之前跟我说的关于他弄丢僵尸,然后追到这里来的全部经过又给宋词复述了一遍,最后他就是想请求宋词出手,帮他把那个僵尸捉住。听完顾摇幡的讲述,宋词没有立刻给答复,而是扭头看了看我问道:“他刚刚说的和之前告诉你的是一样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