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听你的名字,像是我未来的孙媳妇

角竹大商场内。

白漫带着两个平日里玩得比较好的姐妹一起试衣服。

白漫穿着一件豆沙色蕾丝长裙从试衣间出来,听着小姐妹和导购员们夸赞她的美貌和身材,有点飘。

当时被赶出莫家,她差点奔溃,没想到莫母那个蠢货竟然心软地在她行李箱里塞了一张银行卡,里面还有不少钱。

现在她过的很是滋润呢。

不过,她白漫才不会满足于这么一点钱。

她现在被赶出娱乐圈,又身无长物,自然得要多参加一些上流社会的宴会,尽快狩猎到一名钻石老公,成为名门太太,然后报复莫母和莫紫。

这不,明晚就有个大型宴会,她今天得要买些漂亮的战袍去赴宴。

“这个,还有这个,”白漫有些倨傲地扬着下巴,点了点一边试过的几条高定礼服,“都给我包了。”

“天哪,小漫,你好有钱!”

“是呀,这两条礼服都是出自国际高定大师之手,贵的要命,我是想都不敢想,没想到你轻轻松松就能买下来。”

“小意思,我有的是钱,”白漫喜欢这种被捧着的浮华感,将包里的卡递给导购员,“刷卡。”

下一刻,POS机却传来交易失败的响声。

“白小姐,这张卡交易受限,您需要换一张卡付款吗?”

这简直就是无形中狠狠扇了白漫一巴掌!

她脸色很是僵硬,难以置信,“怎么可能?里面还有很多钱的。”她一边过去亲自刷卡,可刷了五六次,都没反应。

唯一可能的就是——这张卡被冻结了!

除了这张卡,她根本就没有别的卡可刷!

“那个,礼服我不要了,下次再来买。”她低垂着眸,小声解释,全然没了刚才的倨傲气势。

余音还没有停稳,店内的员工的就传来鄙夷的眼神。

原本巴结她的小姐妹们瞬间拉下脸,责备讥讽,“切,没钱装什么大款,丢人败兴,还浪费我们的表情,我们走!”

白漫被丢下,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被无形的嘲讽狠狠羞辱了一遍,掌心那张银行卡变成烫手芋头。

甚至连卡被折断都不自知。

原本骄阳似火的天气陡然变得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不一会就下起了雨。

白漫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目前居住的公寓,却发现密码锁被换了。

家里进贼了?!

正准备给物业那边打电话,公寓门却被打开了。

白漫怔了怔,气咻咻指着她的鼻子,“莫紫,你怎么在我家?!”

莫紫堵在门口,将秀发缠在指尖上把玩,“哎,你这话说错了,这公寓是我妈送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是我的。”

雨越下越大,慢慢变成滂沱大雨,灰蒙蒙的天气氤氲了她精致的眉眼,显得疏冷。

白漫可不答应,作势要挤进去,“现在我住着,就是我的房子。”

如果这个房子都没了,那她就要睡天桥了。

“白漫,你真的一次次刷新我的三观,心里没点AC之间数,”莫紫用胳膊挡住她,“房产证上面写的是我莫紫的名字,是受法律保护的,别以为我给你住几天,就是你的了。”

房产证三个字,犹如一座大山,将白漫瞬间压垮,手上的雨伞滑落。

大雨砸在她身上,淋湿的裙子黏在身上,显得凄惨无比。

钱也没了,如果连房子都没了,那她会死的。

“这房子是我的,是我的,你不准跟我抢!莫紫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绝情狠毒,是要逼死我吗?”

八成那银行卡就是被这个女人给冻结的。

害得她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

白漫越想越气,一脸狰狞,不顾形象冲上去,想要拽莫紫的头发,“我要和你拼了!”

“啪!啪!”

莫紫半点不怯场,先一步扬手甩了白漫两巴掌。

雷厉的掌风将女人扇倒在地,打得她脑子嗡嗡作响,捂着脸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眼眶泛红。

莫紫将白漫的行李箱扔了出来,行李箱滚落在地上,沾上了泥尘,狼狈不堪。

“白漫,你让李叔给我妈的咖啡里下安眠药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没有报警让你去吃牢饭,已经算是仁慈,滚吧!没有下一次!”

如果白漫再敢对莫母下手,她绝对要让她以命抵命!

这个惩罚,远远比让白漫去吃牢饭还要重。

白漫被她眼里的戾气和杀气给震慑住了,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这么快就暴露了,呆呆地坐在地上。

雨水打湿了她精致的卷发,弄花了妆容,此刻的她看起来像是乞丐。

关上门,莫紫靠在门上,浑身软绵绵的,像是打了一场三天三夜的仗。

上辈子自己瘫痪在床,含恨而亡的悲戚画面还历历在目,可忽然间,积压在心头的恨,渐渐地变轻了。

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眨眼一个星期过去,莫紫被一道铃声吵醒。

点开手机一看,是自己设置的行程表消息:【今晚去看宋伊人的演唱会。】

宋伊人年少成名,是国内颜值才华并存的大明星,自己从高中的时候就崇拜她了。

莫紫这才想起上个月抢了宋伊人的演唱会门票,自打重生后,她忙着解决白漫和换经纪公司的事情,都将这件事给忘了。

莫紫赶忙起床洗漱,顺带从梳妆台上翻出一片面膜开始敷了起来。

今晚去见爱豆,要以最好的状态出现!

是夜七点,沙曼体育馆的入场检票时间。

白色的应援灯将黑夜点亮,耳畔周围都是形形色色的吵闹说话声。

莫紫买了两只应援棒,正准备要入场,余光瞥见角落处蹲着一名老太太。

老太太保养得当,穿着打扮都很时髦,头上带了牛角灯。

最为重要的是,她脸色不太好,一直捂着自己的右脚。

但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忙。

莫紫小跑过去,蹲在地上,打亮手机里的电筒,“奶奶,你的脚怎么了?”

“我刚才拿了太多的东西,”老太太指了指脚边堆放着一大堆的应援灯,手环,牌子,气息不稳,“很久没运动了,然后又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人敢扶我。”

莫紫凑近一看,神情严肃,“你的脚有些擦伤,我送你去医院吧。”

老太太瞅见她手里拿着的门票,有些不大好意思,“你也是来看伊人的演唱会吧?你要是送我去医院你就赶不上了。”

“我可以下次再来,我看你的脚伤更重要。”莫紫小心地将她扶了起来。

老夫人坐在莫紫的副驾驶座上,心里暗暗感叹,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要不是自己孙子有了喜欢的人,她指定要将与孙子介绍给她。

“对了姑娘,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老太太笑得一脸慈祥。

莫紫有点不好意思,“顺手帮忙而已,不用记在心上,我叫莫紫。”

“莫紫?!”

老太太陡然飙高的声音吓得莫紫差点手滑,“我的名字有问题?”

老夫人精明的褐眸转了转,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听你的名字,感觉像是我未来的孙媳妇。”

这简直就是缘分呀!

莫紫嘴角微微一抽,要是副驾驶座坐的是男人,她肯定会将对方这话当做骚扰。

干笑两声,“这个冷笑话不太好笑。”

老夫人但笑不语。

……

医院里。

医生给老太太做了一番检查,便让莫紫去楼下缴费。

老夫人等得无聊,掏出手机打算玩玩手游,没想到上面显示有三十七个未接电话。

来电显示全都是——阿庭。

正巧又拨进一个电话。

“奶奶你在哪里?第一医院那边给我打电话说你不见了。”炎庭清冷的嗓音染着丝丝的怒意。

“我在医院呢。”

“?”

“只不过不在第一医院,”炎老夫人有些心虚,老实交代,“我今天偷偷跑出来了,那医院就不是人待的地方,本来打算去看宋伊人的演唱会,你知道她是我爱豆之一的。”

“然而?”

“然而出了点意外摔了一跤,现在在第七医院,”老夫人握紧手机,“莫慌,奶奶现在好着呢,你赶紧过来,是个善良热心的姑娘救了我,你得要好好感谢她。”

炎庭正要问是谁,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深吸两口气,他脚尖一旋,拨腿往外面走,从第一医院赶往第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