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深处的实力

云谦洛就站在窗前,晨曦的光芒照在云谦洛的面容上,给他镀上一层闻温和的余晖,冲淡了那张容颜上带来的妖媚,但同样也极具魅惑,颀长的身影,随意的姿态,却是透着迷人的气质,睁眼就看到这样的一幅景色,饶是夏明微也不由的被吸引,呆愣了几秒。

“明微这是被我迷住了吗?”云谦洛笑了笑。

夏明微晃了晃还不算是清醒的脑袋:“你怎么在这?”赶走那被云谦洛魅惑的心智。

“自然是来观看明微的睡颜了。”听起来应该是颇具挑逗的话语,却被云谦洛说的毫无波澜,完全失去了本来的色彩。

“哦,二少欣赏的怎么样,本小姐的睡颜是不是还能够入二少的眼。”夏明微倒是也不着急起来,就这样坐在床上看着云谦洛说道。

“嗯,很迷人,让我忘乎所以,想要一直看下去。”

又是这样认真灼热的目光,若是前几次云谦洛这种暧昧的话语是兴趣,那么现在这份兴趣似乎有点变质了,这点夏明微还是能够感觉出:“二少,不要爱上我,爱上我会万劫不复,代价不是你能够承受起。”

“哦,若是我想试试呢。”

“二少,这个决定并不明智。”在这样平静无波但似乎又能够钻入夏明微心里的视线迫使下,夏明微一向从容的面容上难得有一丝破裂。

“随便你,不过本小姐不会爱上人。”迅速的从床上跳下来,逃窜似得钻进了浴室。

云谦洛的目光让她无法忽视,选择上云谦洛只是因为他在将来能够给夏子辰提供一份保护,选择这段婚姻不过是因为牧她要拿得她想要的东西,感情,她似乎早就已经压抑在了不知明的深渊里,她没有资格去谈论感情。

想起自己的要做的事情,想起记忆力那个疯狂的影子,跟她亲近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她有何必牵扯别人,有些事情她自己背负就好,若是她将来还有力气,也许她会选择和云谦洛谈一场恋爱也不错。

只是夏明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就印衬在镜子里,夏明微的手拂过脸颊,她似乎现在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捧起水用力的冲刷在自己的脸颊上,让自己清醒,同时平复心里的那抹悸动。

云谦洛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他知道夏明微在外面上喜怒不形于色,狡黠的游走形形色色的人之间,又脆弱,却完美的收敛起来,这样完美的收敛究竟是在计划着什么。

云谦洛不认为夏明微这份生活态度只是为了对付夏家还有桑默涵,不是云谦洛看不起他们,是却是他们还不够这个资格,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对一件事情感兴趣了,就想剖根问底,弄个水落石出,更何况是面对他有些情动的夏明微。

清晨这样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只是夏明微看着客厅里的人影时候,情绪顿时不好了:“周仁,你现在出现的地方应该不是这里吧。”

“小少爷说想念我做的饭菜了。”周仁快速的闪到夏子辰的身后,夏子辰很无语的瞥了周仁一眼,周人叔啊,本少啥时候这样说过,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不好啊,周仁也很有感情的着夏子辰,小少爷啊,要是不把你搬出来,我会立刻被小姐扫地出门的,更何况昨天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小少爷要了很多东西的。

夏子辰无语的一瞪眼,哼,就知道欺负他这个小孩子,不过看着夏明微立刻换上了一副乖巧讨好明媚笑容的神情:“妈咪啊,确实有很长时间没有吃到周仁叔做的菜了,我还是很想念,更何况周仁叔今天就要回去了,我们可要找准任何时机宰割。”

周仁身子那叫一个抖擞啊,小少爷啊,你就不能够多征求几天。

夏明微自然也注意到了夏子辰与周仁之间的暗流,但是对于夏子辰的要去,夏明微向来不会拒绝,周仁便吃定了这一点。

云谦洛也不客气的坐下。

“老头又在打什么主意?”夏明微直接问周仁,突然来这里应该不是来参观,更何况她早就已经说过了,不要让老头插手。

“老爷担心小姐。”周仁说道。

“我现在很好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小姐……”

“周仁,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我早就已经说清楚了,事到如今你想再重复那些无关紧要的话吗。”

于是周仁生生的把要说的话再次咽回去,夏子辰好奇的打量着夏明微还有周仁:“妈咪啊,周仁叔要说什么啊?”

“吃你的饭吧,不是你天天叫唤着只有七岁啊,本小姐体谅你,就不让你小小的脑子经受复杂事情的摧残了。”

周仁也陪着笑笑。

夏子辰知道他妈咪有事情瞒着他,不过看夏明微的神情似乎也不是什么能够问出来的事情,于是便选择了默默吃饭,倒是一边的云谦洛似乎若有所思。

吃完早饭。

“你也该回去,告诉老头这么大年纪了就别费那么多力,要是受点致命伤,本小姐可暂时没有时间给他养老送终,让他安稳的享受享受阳光好好休养生息去。”

夏明微已经赶人,虽然话说的不客气,但是了解夏明微的人都知道这段话里蕴含着的关心,周仁今日本来就是来向夏明微辞行,来的时候他本来想无论夏明微说什么他都要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

但是目光略过云谦洛,似乎自昨夜见过他之后,周仁心里莫名的就产生了一份信赖,让他改变了主意, 与其在这里招惹夏明微不快,不如在国外为夏明微安稳后方:“我会如实的禀报。”

夏明微摆摆手,周仁转身离开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云谦洛一眼,云谦洛只是笑笑,周仁放心的离开。

“本小姐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和周仁这么熟了。”

“嗯,昨夜深切的了解了一番。”

夏明微斜了云谦洛一眼,并没有问他们之间“深切”了解到何种程度。

“原来昨晚上洛少你是故意支开我啊。”夏子辰嘟起肉肉的小嘴,似乎现在才醒悟了。

“你的电脑也确实亮了不是吗,我倒是好奇,你究竟在电脑上做些什么?”

“呵呵……”夏子辰掩饰的一笑,这份掩饰顿时让夏明微心里警铃大作:“臭小子,你不会在网上浏览什么不良信息吧,本小姐就觉得你的心智怎么窜的那么快,不会就是被网络给荼毒的吧。”

夏子辰汗颜,顿时有点佩服他妈咪脑子里的回路:“我说女人,本少爷是你亲生儿子,你就不盼本少点好。”

“这可别怪本小姐,实在是你身体里可不全是本小姐的基因,你的另一半基因可是令本小姐十分担忧啊,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难道本小姐不该怀疑。”

夏子辰看了云谦洛一眼,想起云谦洛那些流言蜚语,顿时泄气:“似乎很有道理,但妈咪你要相信,你聪明英俊的儿子向来会自动过滤不好的成分,所以现在留下的都是精华。”

夏明微对夏子辰的话不屑在意。

“对于这番议论我是应该感到荣幸呢还是应该感到气愤。”云谦洛开口。

“哎呦,洛少你这么大度应该不会跟孩子一般见识吧。”

“我很小气。”

夏子辰脸黑:“我可是你亲生儿子。”

“嗯,所以现在你该背起书包去学校了。”

夏明微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夏子辰要去学校报道的日子。

“额,你们一起去送我?”夏子辰看着云谦洛还有夏明微,似乎隐隐中有些期待,夏明微点点头:“嗯。”云谦洛亦是附和,夏子辰欢快的去收拾书包去了,虽然夏明微在以前也经常送他,但是云谦洛还有夏明微一起送他,这可是第一次,自然开心。

夏明微看着夏子辰的身影,这才像是一个孩子,知足,快乐,被夏子辰情绪感染,也勾勾嘴角笑笑。

看着车库里那款全球只有两辆的跑车,夏明微不禁感慨:“周仁办事速度很快啊,没有想到真的给带来了。”

夏子辰心疼,这可是他的珍藏啊,最终还是落到了他妈咪手里,唉,天意啊。

“哦了,今天就开这款了。”夏明微就要上车。

“去那边,我来开。”云谦洛直接将夏明微推到副驾驶上,顺便把夏子辰放在车后,闭紧车门。

“喂,本小姐的开车技术可是不错的。”

“撞坏两辆车的技术?”云谦洛问,于是夏明微哑然的系安全带去了,她那是心情的缘故好不好,但是显然车里的两个人都没有想要去听她解释的必要,于是夏明微很很明显的憋屈了,想当年她的赛车技术可是称霸一方的,但是现在似乎即便她提了也会被忽略,所以只能够忍了。

“呦,新校区环境不错啊。”云谦洛所选的,夏子辰所挑的确实很有眼光,环境清幽,治安应该也是不错的,云谦洛和夏明微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再加上一个夏子辰那真是令人满饱眼福,因此是学校里无论是来送孩子的还是在里面执勤的都是忍不住多看两眼,而云谦洛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的目光了。

办理好入学手续:“小子在这里乖乖待着,可千万别让人给欺负去了。”

“妈咪,你觉得有可能吗。”

还真没有什么可能,将夏子辰送下,夏明微的手机就响了:“难得这么快给我打电话,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了?”

“小姐什么时候方便过来一下。”

“现在就可以。”夏明微挂断电话。

“有事?”云谦洛自然也听到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对方是谁。

“嗯,要出去一趟。”

“我送你。”毕竟他们出来只开了一辆车。

夏明微略有所思的看了云谦洛一眼,结果对面的人平静无波:“新城事务所。”已经报出了地点。

“岚枫的法律顾问。”云谦洛回答。

“新城合作的对象又不只是岚枫,更何况寰宇似乎也曾和新城有过合作吧。”

“确实,文泽曾打算聘用新城作为寰宇在T市的法律顾问,但被程佐斌拒绝,除了岚枫,程佐斌似乎拒绝了所有公司提出的聘请要求。”

“哦,他也不怕得罪人,被人家一锅端了。”夏明微说的玩闹。

“岚枫想要保住的人还是能够保住的,更何况在法律界似乎还没有人能够忽视程佐斌的存在,在没有触及彼此的利益之前,没有谁愿意得罪一个名声还不错的朋友。”

夏明微看着云谦洛:“看来二少是深谙此道啊,程佐斌没有接受二少的聘请真是令人失望啊。”

云谦洛笑笑:“明微知道在这个城市我最不想与之为敌的是谁吗?”

“哦,这里还有而少放在眼里的人。” 寰宇国际的总裁在这个城市绝对比市长更能够为人们所知,权利,财力都已经达到领这个城市很多人仰望的地步,更不用提云谦洛在商场上那种杀伐果决的气势,在这个城市还能有让云谦洛踌躇的存在吗,夏明微倒真是有些好奇了。

“岚枫。”云谦洛吐出两个字,夏明微的神情顿时紧绷起来:“岚枫的规模可不如云加还有段家,云家还有其他你不放在眼里,为何偏偏挑了一个岚枫。”夏明微的声音有些低沉。

“直觉,岚枫并不如表面上这么简单,你到了。”云谦洛笑笑没有过多的解释。

“过会来接你?”

“二少什么时候闲的成了专车司机了,过会我在打算。”

云谦洛点点头,夏明微看着云谦洛开车离开的身影,陷入了沉静,想起云谦洛提起岚枫时候的神情,没有想到事到如今还是有人能够注意到那份已经隐藏在深处的魄力,你看到了应该会开心吧,夏明微最后所有的神情都化作了一份苦涩,消散不去。

“不是说需要一周吗,不到一周就得出结果了,速度越来越快了。”夏明微坐在程佐斌的对面,端起桌子前的黑咖啡,这么多年没有见,但似乎还是记住了她的口味。

“已经不需要再查。”

“哦,难得啊,这么快就放弃了。”

“既然查不到又何须再查,更何况你不是也在里面动了手脚。”

夏明微摆摆手,完全没有被拆穿的窘迫:“简单的对你来说不是太没有意思了,我只是适当的增加了一点难度。”

“我们查不到人,有两种可能,要么他就如资料上显是的一般,他就是一个风流的二少,要么就是他隐藏的太深,我们察觉不到,现在看来我似乎更愿意相信第二种可能,因为你的目光不会再一个普通人身上驻足。”

夏民给端咖啡手僵持在半空中,过了一会才有所动作:“还真是了解我。”

“你们很像,不想了解都难。”程佐斌瞥了夏明微一眼。

夏明微忽视不了程佐斌口中的那句“你们”。

“我要的消息。”夏明微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凌厉的眼神看向程佐斌。

程佐斌幽然的叹了一口气:“墓地在东外环的郊区处,你要现在就去还是过几天再去,离T市有些距离,若是现在去今晚上赶不回来。”

“现在就去”执着的目光不容任何人质疑或者是反对。

“走吧。”程佐斌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选择了遵从夏明微的决定,反正这一刻早晚都要来到。

夏明微坐在副驾驶上,现在夏明微的状态程佐斌可不放心她开车,夏明微依靠在车窗看向外面的天空,终于事隔七年,不,应该是九年又要再次见面了,只是没有想到再次见到的会是墓地,真的离去了吗,真的不在了吗,她这些年心心念念,却又不敢确认消息深深驻扎在她记忆里的人,而现在是要去面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