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贪恋 3

玄衾衾与屏幽跟在玉忍身后,三人脚步匆匆,穿过大殿,小弟子们见玉忍离去,便又有几个闲不住的,悄悄拿书盖着脸胡乱张着嘴滥竽充数,那眼睛滴溜溜的是盯着那大殿外看的,谁也想不通今日这是发生了何事,忽而,一本书卷轻轻敲在了那小脑袋上,小弟子吓得一缩脖子,回过头去,低呼一声:“志谦师兄,我知错了……”

志谦今日本在静修,忽而匆匆闯来了一小师弟,那小师弟行色匆匆,只说是屏幽师兄临时有急事需处理,五师叔便让他来唤志谦去弟子们念书那大殿守着。志谦原以为屏幽是去寻韧土了,便也没多想,可从后门进了这大殿中,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往日里小师弟们哪里会这般交头接耳的模样,见他们伸长了脑袋看向大殿正门外,便走了过去,却没想到,大殿外正跪着一人……

“绫儿……怎会?”他此时是满肚子的疑问,当着师弟妹的面,却不好上前。

一旁的小师妹瞧了瞧外头跪着的红绫,又见志谦一头雾水,便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师兄……师兄……”

“嗯?奥,小玉啊,何事?”

小玉不过6、7岁罢,如何懂得其中缘由,只低声说道:“红绫师姐不知为何,忽而用剑指着屏幽师兄与一陌生姐姐,那模样好生可怕,后来玉忍师傅便来了,就罚了她。”

志谦听罢更觉不可思议,他如何也想不出红绫为何会有此举,心中满是震惊,转念又一想,陌生姐姐?莫非是与他们同行那姑娘?魔界玄墨染的徒儿玄衾衾?

“那小玉可知他们现在何处?”

小玉摇了摇头:“不知,方才只见到师兄与那姐姐跟着玉忍师傅走了。”

他再看向殿外时,只见红绫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怀中抱着一本书卷,将细剑拾起盯着先前屏幽离去的方向看了看,面色凝重的走了。

365bet大小盘什么意思志谦正想追上前去,刚走了两步,却没想到大殿中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奇怪的左右看了看,却猛然发现一高挑男子披着斗篷站在他身后,不免有些惊讶,小弟子们也是偷偷看向这处,原来竟是苏落尘!这大殿内的小弟子们虽听过其名,却少有见过他的,只道是这位师兄武功了得,师兄弟中无人能及,其身世来历无人得知,也不喜与人接触,青云观中大小事务,师傅们也从不唤他参与,平日练功之余免不了成为那些个多嘴的小弟子们的谈论对象。

“师兄?”志谦惊讶之余有些不解,自己也算与苏落尘相处多年,可也对他知之甚少,但从未见他来这人多之处,一时摸不着头脑。

苏落尘却不理会,淡然的走近便开口:“玄衾衾在何处。”

“玄衾衾……啊,那位姑娘她应是随五师叔去了。”他话音刚落,苏落尘便转身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志谦:“师兄,你这是……”

而此时另一边,玄衾衾三人快步绕过几处殿宇,最后到了一处僻静练功房,玉忍挥袖将房门重重关上,将手背在身后,那双鹰眸紧紧盯着玄衾衾,此女表面看似寻常人界女子一般,但见她身上魔气逼人,却又隐隐透着些其他的气息,心中不免惊叹,此等小女儿家内力竟如此了得。

他也未曾提及方才发生之事,便对玄衾衾简单报了个名号,不再道其他,就自顾自说了起来,只说是,这一行人回剑锋崖不巧,玉修真人正逢闭关之时,需有月余才能出关,而后又逢山下一村落发了疫情,屏幽的另几位师叔伯都赶下了山去,只余玉忍一人在青云观中坐镇,而他对于韧土之事所知甚少。

屏幽思前想后,这前后经历了许多事,尤其是玄衾衾……一想到这,就觉此事不宜拖下去,恐生变数:“五师叔,这寻宝之路变数极多,各方势力暗涌不断,弟子知师傅正在闭关,但此事恐难耽搁,是否可去向师傅问上一问?”

玉忍摇了摇头:“此事我不是没有想过,可你师傅此次是为了给你师兄疗伤而大损了元气,伤了五脏才不得已闭关,你贸然闯去后果不堪设想。”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该如何办了,玄衾衾对这寻宝之事本就不清不楚的,以往都是蒙头跟着走,便看着屏幽,只等他说出个什么来。

玉忍思索半天,也是苦恼,便说道:“我在这青云观几十载,都未曾听过韧土一星半点的消息,可见这本是我派至高之秘,眼下若不是你们寻宝之事是为善举,师兄也不会轻易将韧土之事说出。”

听到这,屏幽也知此事难解:“那五师叔之意,是说我们只能等师傅出关了?”

玉忍突然想起了什么:“或许你师伯知道些什么……”

玉忍口中所说的,便是玉修真人的师兄,当年也是异界鼎鼎有名的人,但屏幽却有些不解:“师伯?”

“嗯。”玉忍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玄衾衾,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叹了一口气:“哎,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论武功,你师伯当年可是与你师傅不相上下,加之又是大弟子,本该当这掌门,可不知为何最后掌门之位却是传与了你师傅,其中有何变故我不知,但从前我们师傅却是极看重他的,所以他应是知道些什么的。”

“事不宜迟,倒不如弟子即刻下山去寻师伯,问一问便知了。”

寻韧土本是她心中的结,听到此处玄衾衾连忙上前:“我也去。”

可话音未落,练功房的门被一阵劲风拍开,玄衾衾本站在那房门边,吓得后退两步,待惊吓过后,才发现门外那人是谁,顿时面露喜色,三两步走上前去,突然想到那玉忍还在一旁,便停下了脚步,但面上仍是止不住的开心,这上山许多日,屏幽从未见她如此开心,看着她这般笑颜,心中竟有些发酸。

“落尘师兄……”

玉忍眉目间也有些惊讶,但瞬间便消失无踪:“你来了,伤可好了?”

苏落尘瞥了一眼玉忍,淡淡的点了点头,便转向玄衾衾:“山下疫病正盛,不可前去。”

“可韧土——”

她话未说完,苏落尘转身便出了门,玄衾衾见状连忙跟了上去:“欸,你……”

屏幽见此也要前去,却被玉忍拦下。

“五师叔?”

“你留下,我有话与你说。”

屏幽走上前去,看着他二人离去的背影,竟不觉皱了眉头,然后轻轻将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