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跳楼学姐万蕾,消失了!

这个消息很快在学校不胫而走。与此同时,论坛上也“与时俱进”地发出了相关的贴文,标题名为“消失的学姐”。谁都看得出,为了规避被管理员删帖的危险,笔者在用词以及拟标题上已经尽可能地采用道听途说的叙述方式,令读这篇帖子的人感觉这似乎真的只是一篇就事论事的“总结帖”。

跳楼学姐消失的原因解析。

1。 灵异学角度分析,很可能是当时人的病情好转,精神状态朝着康复趋势发展,从而慢慢地放下了对此地执念般的怨恨,因此事发地的灵体也就消失了。

2。 心理学角度分析,大家最近临考,精神紧张,注意力集中在大事件上,再加上与此事有关的当事人有的已经去世,有的因一些事件不能够来上课,大家潜意识里认为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就觉得她应该不会再来,因此便看不到她了,这是主观上的。

3。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学校传言的分析:那就是她并没有消失,而只是我们大家看不见了而已。这个说法与上一个近似,但本质上却又大不相同。上一个是针对大家的主观意识上的看不见,而这个可能性的消失,则指得是因为刻意隐藏,所以大家看不见了。如果这个可能性才是最大的话,那么细思极恐。

总结:综上所诉,笔者认为三种分析皆有可能,因为这三种可能性都是笔者从校内听到的。

看完最后一句话,何家乐愤然地摔了一下鼠标。这他妈的不是一篇废帖吗?对事件的整个分析毫无逻辑,毫无意义!

“怎么了?”韩帧端着热水瓶才刚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道何家乐气恼的样子,大为不解。

何家乐不满地对着电脑屏幕一指:“你说学校网站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可是你过来看看,这都写的什么玩意?全都是废话,一点用都没有,浪费我时间。还不如直接去学校里问那些学生找线索呢。”凑过去看了看帖子内容后,却满意地点了点头。

韩帧放下手中的热水瓶,伸头一看,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你笑什么?”他的反应显然不在何家乐的预料之中。

“何队,我想可能是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呢,是有些事情是我们调查不出来的。比如说,如果没有这篇帖子,我们怎么会知道,最近万蕾没有再出现了?她可是这件案子的重要人物之一。”

何家乐愣了片刻,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思索了一会儿,他忽然说:“你不是跟学校里那两个小鬼混的不错吗?不如你去套套他们的话,线索应该来得更加容易些,而且还可靠。还有……那个女老师。”

说到这里,何家乐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坏笑。

“哎呀,何队,我跟裴老师不是外面传的那样。共事那么久,别人不了解我,难道你也不了解我?”韩帧说罢猛喝了一口热水,掩饰着莫名的尴尬。

何家乐抬手做了一个向下压的手势,严肃道:“我当然了解,可问题是,林队是不是这样想,我就不清楚了。”

韩帧有些警惕地凑过来:“怎么,老林跟你念叨过这事?他怎么想?”

何家乐犹豫着慢慢点头:“他有问过我,你在学校调查的情况,是不是……和某个女老师走得比较近……当然,我替你解释过了。其实为了查案,就算走了近一些也在所难免,我觉得是林队多虑了。不过……”

何家乐走上前去搭住他的肩,道:“作为同事,我还是想劝你一句,你也不是第一次办案了,警方和嫌疑人之间的距离怎么把握,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至于你那点心思,都是男人,我明白的。可是,感情的事也得看对象,你不要撞在枪杆子上,知道吗?”

韩帧勉强挤出一丝笑脸,不动声色地挣开了何家乐搭在肩膀上的手:“你想多了,有些流言蜚语,外面听听就罢了,我为人靠谱你们都知道,自己会把握分寸的,放心吧。对啦,我还有点事忙,下午不过来了。”

韩帧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办公室。

其实,他的离开并不完全是因为何家乐的言语,更多的是,他不肯面对,自己内心那难以言状的感受。

如何是好呢?他原本约好了下午去学校调查的,只要一去,就难免见到裴宇珠,见到她就会想起近期的流言蜚语,以及……何方才对他说的那番话……

为何会感到如此一样呢?韩帧甩甩头,逼迫自己不去想。

思索了片刻,他眼前一亮,改变了下午去学校的计划,掏出手机给林江泷发了一条微信,之后转而来到了电话公司。

“我想查一下这几个机主的信息和通讯记录。”柜台前,韩帧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这是他目前可以想到,不用经常往学校跑边可以获得可靠线索的办法之一。

可是,他心底不免疑惑,对于那些看似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为何自己心底竟真的开始在意了?

下午时间,阳光变得刺眼而猛烈。两天连续加班加点,令何家乐的眼皮开始打架。

不行,面前的一堆卷宗他还未看完。他起身将窗帘拉得更大一些,好让炙热的阳光将自己烤得清醒一些。

这时,门被推开,林江泷黝黑的脑袋探了进来:“这小子,果然不在。”

“林队?”何家乐顿时正襟危坐,睡意全无。

“韩帧这小子……没事啊,你忙你自己的。我就来看看。”

“你找韩帧吗?他最近忙着去学校调查案子……那女老师嫌疑应该挺大的,他三天两头就搞一些线索回来,估计收获不小,林队你回头可以问问他。”何家乐道。

“哦这样啊……没事,你忙着,那我先去开会了。”听了何家乐的一番话,林江泷显然变得心事重重,立刻蹙着眉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望着窗外射进来的明晃晃的阳光,何家乐觉得竟然没有那么刺眼了。他嘴角一歪,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