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神族秘术的漏洞?

天还没亮,穆遥便匆匆敲开白昊房门,白昊昨夜与稻田阿成们一齐睡在小厮们统一的宿舍,又与那些助演们聊了大半夜,此刻睡意正浓,一脸不耐烦的朝穆遥努嘴道:“才睡下~!你大爷的~!!你以为我像你天天不用睡觉的么?”

穆遥呵呵一笑:“我才从城主府回来呢~!”

见穆遥神情间颇有些得意,白昊这才回过些神来:“你去城主府做啥?”

穆遥抠了抠后脑勺,好像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和夏缪去给这彩云馆的人善后啊~!顺便给你带了些好东西~!”

白昊眼睛一亮:“什么好东西~?”

穆遥说着便从袖间摸出一条纸包的事物朝白昊递去。

白昊看着那硬纸包有差不多小擀面杖粗细,好奇的一把接了过来,只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便高兴的问道:“这么沉?是金子么?”

穆遥见白昊左手不方便,便帮他将硬纸封口揭开,果如白昊所料,金灿灿,黄澄澄的一整条,包起来的全都是小金饼,白昊呵呵一笑:“没想到你这蠢死不开花的木头今天也开窍了~!居然学我打起劫来~!!不错~!不错~!这钱财是好东西呢~!多多益善~!”

穆遥摆摆手,假装一本正经道:“白大爷此言差矣~!两箱财宝哪里是我从谷金满处劫来的?是他说仰慕我和夏缪的为人,自己送的~!还怕我们不好携带,又给我们送了辆三驾马车~!马车此时就停在馆外,七枷社他们正商量说要将这两箱财宝怎么处理呢~!”

白昊闻言,笑脸在几乎在一瞬间凝住,一步三摇的就飞快朝馆外奔去。

与彩云馆的一干助演和馆内小厮在东门道别之后,穆遥等一行人便就着昏黑的天色往陆中赶。

穆遥赶车,七枷社,弥坐还有夏缪坐在车厢内,白昊则在车厢前门处像条门栓似的卡在前门口,靠着门框,车头车内的两边说话,三驾马车跑得又快又稳,不一会儿身后的岩手城便远远的抛在身后。

白昊倚在门上补瞌睡,忽然感觉马车速度减慢,身形在门框上一晃,才涌起来的睡意又消去大半,睁眼看见地上道路不平,穆遥正放缓手中马缰,白昊咂了咂嘴,正要往车厢内去寻地方睡,忽然听得穆遥道:“白大爷~!这地太癫,你还是别想着睡瞌睡了,来聊聊天,我有些问题想不明白~!”

“呼~”白昊伸了个小懒腰,随口问道:“啥问题?”

穆遥:“我在想,上次在美浓的时候,天照施展秘术伊邪那岐改变了一炷香的时空,而我们俩作为参照物贯穿两段时空作为参照物的我们是没有变化的,那你有没有觉得还有没有人没有变化呢~?”

白昊:“什么没有变化?你绕口饶舌的一段话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是说现在关于美浓那一炷香的时空是变化过的,唯一没变化的只是我们和天照?不对,天照也没有开始的那段记忆,她只是将时空扭转之人~!……你到底想问啥?”

穆遥:“……我的思路也有些乱,……这样吧,后来我们去看过二条石凹山~!山还在,是不?”

白昊:“是啊~!阿比旦用造物之术将二条石凹山拔出地面只是在最开始的时空内,后来天照不是将时空改写了么,阿比旦根本就没和罗鼎带华搭上话,所以二条石凹山也幸免于难~!你不是明知故问么~?”

穆遥叹了口气:“倘若二条石凹山还在,那报福村内的‘妖女时代’又是哪里来的?你再仔细想想那夜红叶说的话,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白昊眉头慢慢皱起,拿左手手指刮了刮鬓角的头发:“红叶那夜好像说,……她们是从二条石凹山出来的~!山崎白宗也就是向日青马给了她们轮回六道和生杀外道之能,……不对啊~!按照红叶她们的时空,二条石凹山根本就没动过~!!她们是怎么重现世间的~?”

穆遥:“是啊~!天照的伊邪那岐可是神族的秘术?难道还会有漏网的么?还有……向日青马告诉我,那天还有人看到你用我的身体大败柴田沙耶迦~!他也逃过了伊邪那岐~!”

“嘶~”白昊重重的吸了口气:“还真他奶奶的出鬼啦~!是不是向日青马那老鬼~!?趁阿比旦拔起二条石凹山之后,取出八道,然后在天照到来之前,逃离美浓~?”

穆遥摇了摇头:“可能性很小,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天照什么时候会来,又什么时候施展伊邪那岐~!而且还有人在二条石凹山被拔起之前就来到美浓战场~!那人在向日青马口中是他~!所以,是两个人~!我推测的是,两人一直潜伏在美浓战场,二条石凹山被拔起,向日青马取走八道,阿比旦施展寸阴若梦的时候,那两人成功逃脱,后来天照来施展伊邪那岐,那两人再次成功逃脱~!!合理么?”

白昊咧着嘴:“唉~!即便是不合理……也只有这一种可能啦~!!能确定两人中其中一人的身份是向日青马,那另一人是谁呢~!?他们又是用什么方式逃脱神族的两式究极秘术~?”

穆遥:“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向日青马的器量程度是达到四阶的~!虽然他总是用假五德之身,可他的身躯也是神骸~!!而且那夜的焱幌极祖便是他用影遁召唤出来的~!!另外一人我感觉便是昨日黄昏我在彩云馆上空遇见的南海空影水神-清明玄之介~!至于他们用什么方法逃脱神术伊邪那美和伊邪那岐……我实在是没有头绪~!”

白昊:“假设吧~!不按术式程度来想~!按破绽来想~!寸阴若梦,也就是伊邪那美施展之后,须佐之男曾经说过柴田沙耶迦可以破去,他说的不是自保,是破掉遁术~!可以理解为伊邪那美在神族人眼中并非初次施展~!所以,身为神族东南两部班的大神焉能不知道自保之法,木头你觉得是么~?”

穆遥点点头:“很有道理~!不过后面的伊邪那岐,好像连施术者天照自己都没有逃脱呢~!若是没有她送我回一炷香之前的神元,估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时空被转换过~!”

“哼~!”白昊轻笑一声:“同样道理,既然知道伊邪那美,那么伊邪那岐是不是更应该知道呢~!昨日的柴田三目通,应该是被清明玄之介将时空停顿了四五刻钟呢~!试想一下,倘若天照在同时施展伊邪那岐,对柴田三目通有没有影响呢~?”

穆遥一惊:“白大爷~!你这脑袋的思考方式可真谓天马行空~!居然连这种情况也能想到~!或许吧~!时空遁术只能对一个时空起作用,并没有涵括的效果~!所以当天照施展伊邪那岐之前,清明玄之介很可能就将两人的时空一齐停顿~!而且并不需要多久的时间,伊邪那岐就已经完成~!”

白昊:“这样就将伊邪那岐给破了~!说起来比破寸阴若梦好像还简单呢~!不过,就八道鬼女好像还不值得二人硬生生的将这段时空的记忆给存留下来吧~!那八道鬼女就压在二条石凹山下,什么时候收出来不是收?……”

白昊正说着,忽然身后的七枷社笑了笑:“听你们聊着,我好像也有了些头绪,可能是真的和那八道鬼女无关,或许是和神族的神器有关~!施展伊邪那岐那么强大的时空遁术,神器的器灵定然是会受损的~!或许,他们要留下的记忆只是很简单的神器受损,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再施展伊邪那岐了吧~!然后才会大张旗鼓有恃无恐的宣扬神族洗牌计划~!”

穆遥闭眼沉默了一会儿,又将手中马缰收紧了些,轻轻的用马缰抽了抽马臀:“向日青马和清明玄之介两人行事实在太过老练且诡异难测,要推倒天照的神王之位,我为什么总觉得他们能办到呢~!”

七枷社:“确实~!下手又狠又准~!无关紧要不在计划之内的人都不碰~!须佐之男一击便废掉他凡人之身~!估计我们八结集也最终也会被他们攥在手中……”

七枷社正说着,白昊突然打断他的话:“等等~!我好像想到一个地方,或许是连向日青马和清明玄之介也忽略的~!”

正赶着马车的穆遥忽然手头一紧,马车不自觉的便停了下来:“什么破绽~?”

听穆遥问起,白昊却看了看车顶漆黑的天色:“他们停顿住的那一段时间~!他们看似钻了天照伊邪那岐的空子,可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哪件事情没有破绽的~!他们在利用破绽的时候,破绽也出现了~!试想一下,他们虽然保留了最开始时空里面的记忆,可停顿的那段时间,他们的记忆是不是也没有了~!”

穆遥:“是啊~!他们不像我们和天照,是贯穿在两段时空之间,他们若想要完整保证第一段时空,那他们停住的那段时空必须和想保存的那段时空对等或者更长,虽然他们停顿的可能只是一瞬间,但时空已经变换,同样道理,他们的术照样不能涵括天照的术~!”

白昊一笑,接道:“所以宰杀罗鼎带华乃至最后阿比旦进阶护国神族的事,他们可能都不知道~!!这样一来,破绽便出来了~!!阿比旦肯定没被他们列入计划之内~!!再想一下,阿比旦的前世是谁~!?阿比旦虽然只有四阶器量的程度~!但他若认真起来,我敢说也半点不怵天照~!”

七枷社一顿:“这阿比旦是何人?原来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神族中有这号人物呢~?”

白昊哈哈一笑:“你听过就奇怪了~!这件事情在神族内都是秘密呢~!我告诉你是我拿你当兄弟~!你可别乱往外传,叫那向日青马和清明玄之介听去了就不好了~!!阿比旦~!!最初一统神族的初代神王-伊邪那岐转世~!!便是这个称号一出,那两小子也不敢再闹腾~!”

七枷社顿了顿没有说话。

穆遥摇了摇头:“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那两人的计划又不是针对我们的~!咱们还是先解决眼下咱们自己的问题吧~!操那么多心,我们也一点作用都起不了~!对了~!白大爷昨天给你疗伤的水灵珠你可得保存好些~!弄丢了,可不好给别人交待~!”

白昊扭了扭左手,又摸了摸自己右半边身子朝穆遥道:“你没见我一夜之间,精神状态这么好了么~!?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水灵珠在我肚子里呢~!我要不死,除非拉痢疾~!否则是不会离开我肚子的~!”

穆遥点了点头:“嗯~!不错,我看那三淼老道也是一天到晚衔在嘴中,这个保管方式比三淼都还要安全呐~!”

白昊眼珠一翻:“你这死木头,要不是你跟那向日青马跟得像跌进了茅坑,打捞都打捞不起来,我会受伤~!?我会吃那三淼老道一天到晚含在嘴里的东西么~!?对了~!等见了阿市,你可千万别告诉她这事~!!否则我毫不犹豫的和你翻脸~!”

穆遥:“看你表现咯~!”

“呵呵~!你这死木头还想要挟我么……”

“要挟你又怎么?难道你还想动手么?……”